您的位置 : 首页> 悬疑惊悚> 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

更新时间:2024-06-21 06:43:06

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

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 褚辞山 著

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周妍茵茵悬疑惊悚

以周妍茵茵为主角的悬疑惊悚《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》,是由网文大神“褚辞山”所著的,文章内容一波三折,十分虐心,小说无错版梗概:姐,你别劝我了,我是肯定要嫁给陈教官的。我耐下性子,蹲在她面前。妍妍,你把头抬起来。周妍从小就听我的,见我没像妈一样张嘴就是训斥,咬着下嘴唇抬起了头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妹妹刚考上大学,却突然闹着要退学嫁给军训教官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她是被邪祟上了身,怀了鬼胎!

可这邪祟找错了人,因为我是个专打邪祟的出马仙。

1 我不管!

我就要退学!

妹妹周妍坐在地上,连撒泼带打滚。

你们要是不同意我就直接死给你们看!

刚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我,一进家门就被这景象弄得一愣。

周妍不是刚上大学一个月吗,怎么忽然回来了?

怎么回事儿啊妈?

我妈见我回家了,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:茵茵,你快劝劝你妹妹吧!

她不知道闹什么,非得要退学跟那个陈教官结婚!

退学结婚?

我眉头一拧,这不是胡闹吗!

我们村这十多年就出了周妍一个大学生,上的还是名牌大学。

办升学宴那天连村长都过来了,拍着我爸的肩膀,叮嘱他一定要供周妍念完大学。

谁承想这才离家一个多月,就闹出了这档子事儿!

周妍见我回来了,还在撒泼。

姐,你别劝我了,我是肯定要嫁给陈教官的。

我耐下性子,蹲在她面前。

妍妍,你把头抬起来。

周妍从小就听我的,见我没像妈一样张嘴就是训斥,咬着下嘴唇抬起了头。

她一抬头,我就看见她眉间闪过一缕黑气。

这黑气寻常人是看不见的,但我不一样。

我叫周茵,是周妍的双胞胎姐姐,还是个出马弟子。

我一看便知,周妍这是撞着邪物了!

你实话告诉我,你跟那个陈教官多久了?

周妍复低下头:一个多月吧。

你个小贱蹄子!

我跟你爸辛辛苦苦送你上大学,你倒好,刚出了村子就去勾引汉子去了!

我妈听了这话,一时激动破口大骂起来。

我赶忙制止住她:妈!

我妈噤了声,但还是在一旁大喘气,恨不得要瞪死周妍。

周妍则是一声也不吭,豆大的眼泪跟雨点似的往下砸。

我仔细观察周妍,想看看她还有没有别的异样。

目光下移,落在了她的小腹上。

周妍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衣服,可也遮不住微微隆起的肚子!

我猛地掀开她的上衣。

啊!

你别碰我肚子!

周妍惨叫起来,开始胡乱地推我。

我紧紧盯着周妍的肚子,瞬间出了一背的冷汗。

周妍的肚皮已经发青发紫,皮下隐约还有爬虫在蠕动。

仔细看还能看见婴儿的小脚!

糟了!

周妍这是怀了个鬼胎!

2 鬼胎,顾名思义是鬼的孩子。

若不慎怀了鬼胎,会被腹中胎儿不断吸取精血。

直至鬼胎成型,破腹而出的那一天。

我当机立断跟我妈说:看好周妍,最近别让她出门了。

我妈一时没听明白:什么?

周妍那个学校里,我顿了一下,不干净。

我示意我妈看周妍的肚子。

只一眼,我妈的脸色就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。

这......这是咋回事儿?

她怀了鬼胎,必须想办法处理掉。

什么鬼胎!

周妍惊恐地抬起头,这是我跟陈教官的孩子!

哦?

我目光锐利,你确定,是陈教官吗?

当然了!

周妍自豪地笑了,陈教官说了,要是我把孩子生下来,他马上就娶我。

你们谁也别想动我的孩子!

我看了看周妍这副癫狂的样子,心下一动。

把门窗关好,按住周妍!

我从柜子里掏出一团红线,又接了一碗水。

周妍被我爸按住,拼命挣扎。

放开我!

你们要干什么!

我随手掏出一张符纸,拍在了周妍的脑门上。

那符纸一贴,便开始冒出红光来。

啊!

周妍疼得一张脸都皱了起来,却丝毫动弹不了。

茵茵,你这是要干什么!

我妈见周妍痛苦的样子,有些不忍。

我没有理会她,径自用红线布好了阵法。

又将一张画好的符纸烧成灰兑到水里,捏着周妍的下巴就灌了进去。

小小黄鼠狼,还不现形!

伴随我一声大喝,周妍的身形晃了晃。

桀桀桀桀桀......周妍的嘴里发出一阵怪笑。

可这声音,分明不是周妍的声音!

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,竟能看出来我上了你妹子的身。

随即一只足有一尺长的黄鼠狼从她的口中钻了出来,直直向我扑过来。

茵茵!

我妈惊呼一声。

而我自信一笑,连躲都没躲一下。

只见那黄鼠狼的头砰一声,撞到了我布好的结界上。

四脚朝天,晕死过去了。

我赶忙过去查看周妍的情况。

周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眼神里充满了迷茫。

姐?

姐!

周妍清醒过来,搂着我的脖子痛哭流涕。

我轻轻拍着周妍的背,安抚她,叫她给我细细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3 原来周妍军训时候的教官看周妍长得好看,就几次三番地来搭话。

起初周妍不愿意理他,被纠缠得烦了就告诉了辅导员。

辅导员说,他怎么不去骚扰别人,专挑我骚扰呢,让我想想自己的原因。

周演一边啜泣一边讲: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我脑子忽然不清醒了,好像是被那个陈教官给迷住了似的。

姐,我真的没有勾引他!

我耐心哄着周妍:你别怕,姐相信你。

我妈见周妍哭成这样,也不好继续说不好听的,但仍然是满脸愁容。

茵茵,你这么有本事,可得想个法子把你妹肚子里的孽种给收拾了去,要不然以后她还怎么上学啊!

我妈盯着周妍的肚子:她这肚子长得这么快,怕是瞒也瞒不住。

我略略思考了一下,做出了决定。

既然周妍怀的是鬼胎,那就还得找让她怀孕的人。

你们在家把周妍照顾好,我一会儿就收拾收拾替她去上学。

我妈有些犹豫:这能行吗?

我跟周妍这么像,一般人肯定认不出来。

我叮嘱周妍:你记得,我不在的时候,你千万别出咱们家院子。

周妍怀的这个鬼胎有些奇怪。

身为出马弟子,这种事儿我也帮人看了不少。

但长得这么快的我还没遇见过。

鬼胎本就属极邪性的东西,难免招惹来更多邪物。

我已经在我家周边布好了结界,这个院子暂时还是安全的。

临走时,我留下了一沓画好的符纸。

每晚睡觉前取一张烧了,兑水给周妍喝下去,千万别忘了,不然会出大事儿。

我妈使劲点头:我晓得了,你放心去吧。

就这样,我趁着夜色,赶往了周妍的大学。

4 周妍?

我刚进校门口,就被人喊住了。

来之前周妍给我看过她周围人的照片,我认出来这个女生就是她的室友秦思思。

秦思思走过来,上下打量了我一番:你不是刚回家吗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

我胡乱编了个理由:家里的事儿忙完了,就回来了。

是吗?

秦思思嗤笑一声,结婚这么大的事儿,说定就定了。

她眼睛里的嘲笑完全没掩饰:我说,你就这么着急去给男人生孩子?

我警惕起来:什么结婚生孩子的,你是不是糊涂了?

不是你自己说的吗,要退学跟陈教官结婚!

秦思思嫌恶地看我一眼:刚才陈教官还发微信你问我你去哪儿了,要不然我才不跟你说话呢。

我察觉出一丝不对劲:你怎么有陈教官微信?

你们一直有联系?

秦思思自觉失言,眸光闪烁了一下。

不过她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,嘲讽道:也就你把他当个宝贝,谁稀罕!

说完她就逃也似的走了。

我注视着秦思思的背影,直觉告诉我她跟这件事一定有脱不开的关系。

我给周妍发微信:秦思思这个人怎么样?

你俩平时没有什么矛盾吧?

周妍想了想,回我:应该没有吧,我跟她也不是很熟,怎么了姐?

那就奇怪了。

既然没矛盾也不是很熟,秦思思会这么好心过来跟我说陈教官找我?

看来我得多注意一下这个秦思思。

这么想着,我就想先回周妍的宿舍看看。

一转身,迎面正对上一双眼睛!

面前的男人一身汗臭,脸黑黢黢的,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正是那个陈教官,陈文彬。

陈文彬也就跟我一般高,身材精瘦,大晚上冷不丁一看活像是只水猴子。

要不是让黄鼠狼附了身,周妍绝对不会看上这种人的。

陈文彬盯了我一会儿,问我:你白天去哪儿了?

我忍着恶心,装作嗔怒的样子,捶了他一下:不是告诉你了吗,我回家跟我妈商量咱俩结婚的事儿。

怎么了,你想反悔?

陈文彬又看了我几眼才说:我带了一天学生,忙忘了。

我实在忍受不了他这一身臭味,就想赶紧走。

还没走两步,一把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陈文彬在我耳边阴恻恻地开口:你不是周妍。

你是谁?

5 我没想到陈文彬这么敏锐。

他离我离得很近,呼吸间我都能闻到他鼻腔里的臭味。

一瞬间我就确定,是尸臭。

陈文彬这个身子八成死了有一阵子了。

不然周妍身上的鬼胎不可能有那么多蛆虫。

想到这儿,我心里直犯恶心。

我装作没听懂他的话,带着哭腔问他:陈哥,你这是干什么?

还跟我装是吧!

陈文彬根本不吃我这套,拿着刀的手又贴近了我的脖子一分。

不识好歹。

我手里捏了张符纸,正要出手。

陈文彬却突然发出一声闷哼,随后刀脱了手,整个人软趴趴地倒下了。

秦思思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,手里还举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。

正是放倒陈文彬的罪魁祸首。

秦思思扔了木棍,还是那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
早就告诉你了这个姓陈的不是好人,你还不信。

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你小命都没了!

我没接她的话,蹲下来查看了一下陈文彬的身体。

果然是具尸体,毫无血色,还泛着尸斑。

喂!

我跟你说话呢!

秦思思对于我无视她表示很不满。

我向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因为此时此刻,她身后就站着一个男鬼。

小说《要嫁军训教官的妹妹竟怀了鬼胎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