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悬疑惊悚> 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

更新时间:2024-06-01 07:36:27

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

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 秦莲心 著

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德古拉何小娟悬疑惊悚

网文大咖“秦莲心”大大的完结小说《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》,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悬疑惊悚,反转不断的剧情,以及主角德古拉何小娟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,详情:好不容易摆脱了吸血鬼父母和弟弟,有了自己的新人生,却还是被他们找到,毁掉了工作。情绪激动之下,我爬上高楼,当着众人的面一跃而下,似乎正正好砸在了我那赌鬼弟弟的身上。回想起当时周围人的惊叫,我却不由得露出幸灾乐祸的笑。死了吧,应该是死了吧?不死也得残废!眼睁睁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宝贝儿子废了,那两个吸血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李莹莹这一生命途坎坷,爹不疼娘不爱,还有一个弟弟骑我脸上。

某天一时想不开,kucha一跳,人死了,灵魂没解脱,睁眼一看,嚯,恐怖游戏员工部欢迎您?

就这样,我就成了恐怖游戏的员工,过滤那些濒死的灵魂。

至于我们这些自杀者的灵魂?

唯有业绩达标才能安息。

活着被欺压,死后不得安宁。

还能咋滴?

就是干呗!

我抡起锤子。

兄弟姐妹们,为了安息,拼了!

欢迎来到恐怖游戏员工部门,这里是自杀死亡的灵魂栖息地哦!

听到声音,我茫然地睁开眼睛,和面前的接引人——或者说接引鬼,大眼瞪小眼。

我的确是自杀死的。

好不容易摆脱了吸血鬼父母和弟弟,有了自己的新人生,却还是被他们找到,毁掉了工作。

情绪激动之下,我爬上高楼,当着众人的面一跃而下,似乎正正好砸在了我那赌鬼弟弟的身上。

回想起当时周围人的惊叫,我却不由得露出幸灾乐祸的笑。

死了吧,应该是死了吧?

不死也得残废!

眼睁睁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宝贝儿子废了,那两个吸血虫不得难过死!

咳咳!

也许是我的笑越来越张狂,又或许是不满我的无视,接引鬼咳了两声。

见我看他,他一脸期待地用快问我什么情况的表情看我。

而我不适时地想起那两个吸血虫恐惧的表情,再次笑起来。

幸灾乐祸的笑大概显得比较狰狞,接引鬼居然打了个哆嗦。

居然是天生当员工的料子…… 这话我听着可不乐意了。

我是为了摆脱极品家人、为了解脱才自杀的,谁愿意死了继续打工啊!

说清楚,恐怖游戏员工部门是什么!

接引鬼清了两下嗓子,露出得意的表情:就像我刚才说的,是你们这些自杀者灵魂该来的地方。

为了惩罚你们这些人对生命的不敬,在你们死后不让你们进入轮回,而是要为恐怖游戏打工!

我对惩罚二字嗤之以鼻。

真搞笑,以为自己是谁啊,就配说我对生命不敬?

我可尊重生命了好吧,平日各种救小猫小狗,也在网上劝人好好活。

但这样的我还是要被吸血鬼家人永远纠缠,我怎么活?

莫名其妙的一刀切部门莫挨老子好吗!

在恐怖游戏中,会投入一部分玩家进行闯关,这些玩家是现实中因为某些意外濒死的人。

通过游戏,就可以活下去;在游戏中死去或者到时间没能通关,现实中也会死去。

你的任务就是作为恐怖游戏中的员工,使副本顺利进行。

当业绩达标,你的灵魂就可以解脱,得到安息。

新人,你的第一个任务已经下达,去拿你的道具,跟同事一起进入副本吧!

我抬头看了看空气中浮现的字样,拿起武器架上的一把锤子,掂了掂重量。

大概是死之前才被同事姐姐拖过去健身,以往胳膊无力的我竟然能轻轻松松抡起锤子。

我露出狞笑。

生前,我当惯了好人,最大的抗争不过逃出大山;被找到后也没有害人意图,只是纵身一跃。

而恐怖游戏中,因意外濒死的灵魂不需要审判,能不能活对现实中的他们来说都是运气。

我一个员工,尽职尽责完成副本任务,也是应该的,不是吗?

我背上了装着锤子的书包,和一批玩家同时站在阴森古堡之前。

我的任务是潜伏在他们之间,必要时刻给予提示或会心一击。

刚听接引鬼说新手任务是间谍的时候我很抗拒,作为一个没接触过演戏的人,我很怀疑自己会不会第一时间被拆穿。

但当大家都惴惴不安地凑在一起而我也下意识惶恐地凑过去时,我突然发现自己也许早就是个演员。

生活中会对伤害过自己的人笑着说没事的,演员。

我观察着这群玩家。

根据副本给我的消息,现实中他们是一批遭遇严重车祸的幸存者,现在灵魂被拉入恐怖游戏中过滤。

一对男女情侣神情阴郁,男的叫刘涛,女的叫徐倩。

什么恐怖游戏!

敢耍老子,等出去我要你们好看!

刘涛破口大骂。

名为陈荷的中年女性也许是教徒,正在胸口画十字,喃喃自语。

老天保佑我能回去,我的孩子才三岁,她不能没有妈妈…… 男青年王辉亮蹲在旁边烦躁又无奈地抱着头,看上去就要崩溃了。

和前者差不多大的女青年何小娟扶着站在她旁边的老爷子蔡建业。

何小娟有些忧虑,蔡建业也许是经历的事多,面露坦然。

看到他们接受过恐怖游戏规则信息后的各种反应,我对他们的性格有了初步判断。

作为员工,引导或许也是我的职责之一。

于是我开口:大家别慌!

都交流一下已知的信息吧。

我记得自己在来到这里前正在上一辆公交车,你们呢?

为了防止他们有人记得车上其他人的面孔,我给自己的角色是即将上公交车的乘客。

我和这位老爷爷在公交车上挨着坐。

何小娟先回答。

我、我也在一辆公交车上,是……哪路来着?

濒临崩溃的王辉亮颤声说。

应该是4路。

陈荷说,我每天下班回家,都会乘这班车…… 所以你想说什么,4路公交车是通往地狱的灵车,把我们带来这里?

刘涛猛地打断中年女人,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不说,还发狠似的盯着对方,搞得好像人家害他进来一样。

不管4路公交车是不是有问题,我们现在都在这里了。

我指着悬浮在面前的文字,你们也都看到了吧,现在只有进入古堡才能得到有用的信息。

废话,还用你说,老子早就知道!

刘涛一把搂住徐倩,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走!

小情侣率先走向古堡,剩下的我们面面相觑,也跟了上去。

我看着那两人的背影,勾起一抹诡异的笑。

过于典型的反派,在我的人生中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。

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把他们怎么样,但如今却在恐怖游戏里…… 无论他找不找得到线索,我都不打算让他继续活着了。

这个……害死我重要之人的强奸犯。

进入古堡的我内心有几分激动。

据我所知,这个副本是吸血鬼题材。

年少的时候我曾痴迷于这一题材的作品,幻想过吸血鬼王子从天而降,带我逃离逼仄的原生家庭,在盛大的舞会中迎接我的新生。

虽说后来我不再相信这些,但死后见到喜欢过的东西出现在眼前,我还是激动的。

不过这份激动被人当成了恐惧的颤抖。

看你刚才表现淡定,还以为有多了不起!

徐倩露出讥笑,可别吓尿了!

大家都是绑在一根线上的蚂蚱,现在情况未明,还是先别内斗。

何小娟开了口。

跟你说话了嘛你就插嘴!

这么爱显摆,等会遇到事了你第一个…… 徐倩猛地呵斥何小娟。

然而剩下来的话就像卡在了嗓子里,满面惊恐的她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我们顺着她的眼神看去,只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现在大厅中。

如果只是个普通管家,谁都不会如此震惊。

但这可是恐怖游戏里吸血鬼贵族的管家,不穿上一身带血的衣服怎么对得起逼格!

冷酷可怖的管家哥不着痕迹地看了我一眼。

他也是恐怖游戏的员工之一,还是我的前辈。

进副本前他宽慰我,不用担心完不成任务,当玩游戏一样轻松应对就好了。

反正业绩这东西,谁也不知道具体怎么算……当时他说。

欢迎各位客人来到德古拉伯爵的领地。

管家僵硬地扯了扯嘴角,我是伯爵的管家,接下去将由我给大家派发任务,帮助你们渡过难关。

德古拉是经典的吸血鬼形象,这几个玩家明显都知道,闻言变了脸色。

帮助?

不会帮着帮着把我们送进吸血鬼餐桌上了吧?

王辉亮哆哆嗦嗦地嘟囔了一句。

然而他显然没意识到管家连这都能听到,还对他龇了口满是鲜血的红牙。

我嫌弃地接住吓晕了的王辉亮,没让他“咚”的一声直接倒在地上。

只要各位遵守这里的规矩,就可以相安无事,毕竟,伯爵也不欢迎没礼貌的客人!

管家大手一挥,几张写着规则的牛皮纸飞到我们这边,人手一张。

这些是伯爵定下的规则,各位可以随时查看,只要不触犯规则即可。

管家一副我们很大度的表情。

夜幕将近,伯爵就要苏醒。

届时请各位客人各自献上礼物,得到伯爵认可就能走向生门;反之,将永远死去!

话音未落,黑色的旋风突然包裹住管家,随后猛地炸开,一群蝙蝠向我们袭来,在徐倩与陈荷惊恐的尖叫声中从我们头顶掠过。

这些玩家吓坏了,一个个面色惨白神情惊恐,被我放倒在地的王辉亮刚睁眼又晕过去。

大概只有我,惊慌的外表下,隐藏了一颗蠢蠢欲动的心—— 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换岗,让我也扮演管家装逼玩玩?

玩家们犯了愁。

谁知道那个鬼伯爵喜欢什么,要是我们送上的礼物不合心意,他不是还会一口把我们吃了!

刘涛满面阴沉,竟然直接就骂了伯爵一句。

他已经触犯了不允许任何人对伯爵不敬这条规则,等伯爵一醒来就会被摘下头颅。

不过我不准备让他活到那个时候。

德古拉是吸血鬼,肯定有这一种族普遍喜欢的东西。

我提示道。

虽说是恐怖游戏,但我看过介绍后发现它们仅仅作为一个生死过滤的形式,要过关是很简单的。

比如德古拉是吸血鬼,那么只要把自己的血装满一个小瓶子打包一下,就可以作为礼物献上;等他们观察过古堡还会发现,德古拉喜爱金银珠宝,那么他们身上的一些配饰也可以献上。

前提是这些礼物来自自身,不能掠夺。

关卡的设计有一点人性的考验,但不阻拦。

前辈说过,要不是有玩家不得伤害员工这条规则在,也许他早就魂飞魄散了。

吸血鬼喜欢的,无非是血。

何小娟沉吟道,最简单的,人血。

几个人脸色都变了,互相警惕地看着。

咳咳。

一直为吭声的老爷子终于开了口,动物血应该可以。

古堡这么大,大家搜查一圈,可能会有更多线索。

动物血的确可以,只是这里没有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。

老爷子让大家去找动物,必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但搜查古堡这个建议无疑是正确的。

这么大的古堡,大家都知道一起搜肯定时间不够;但分开的话,也可能被未知的恐怖逐个击破。

分队是最好的选择。

也许是我之前表现得挺有用,刘涛手对我一指:这样,你跟我和倩倩一队;剩下的,你们四个一队。

他得意地笑,你们还比我们多一人,不错吧?

何小娟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四人不错,但一个没什么主见的家庭主妇,一个倒在地上还昏迷着的胆小鬼,一个腿脚不利索的老年人,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,怎么看这个分组都不公平。

这样的分组却正合我意。

跟着刘涛和徐倩离开之前,我好心地小声提醒何小娟他们: 记住,千万要遵循牛皮纸上的规则!

小说《我在恐怖游戏里打工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