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推荐> 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

更新时间:2024-06-02 07:40:41

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

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 益生菌 著

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尤希梓夜小说推荐

小说《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》是作者“益生菌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剧情围绕主人公尤希梓夜的经历展开,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:于是我便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浊莲魔胎。本该众星捧月的日子,如今被毁得彻底。我倒在血泊之中,四肢无法动弹。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我听见了牢门铁链打开的声音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是灵鹫山灵力第一修士,也是天族钦定的未来天妃。

只因胞妹才是青莲转世,父亲便断我筋脉,挖我双目,抽我仙根。

还用我的心头血日日滋养,助她吸纳。

她与天君成婚那日,我在牢里血尽而亡。

重生后,魔域鬼界界门大开。

千万怨灵怨鬼飞出,幻化成实体,整齐划一跪拜在面前,齐声喊道: 恭迎魔尊归来!

我直指天门,朗声道:全军听本尊号令,即刻开战!

1 我被打入地牢的那天,灵鹫仙山上的修士们都在为我的胞妹欢呼。

透过地牢狭窄窗户,绚烂的烟花清晰可见,锣鼓声震耳欲聋,热闹至极。

原来锦柔师妹才是青莲转世,未来天妃。

是呀。

今日认完宗,七日后天族便会前来迎亲!

哎,可惜我们得守着这个废人,看不了热闹咯。

两名修士低头喝着闷酒,闲来无事还要诋毁我几句。

牢内昏暗的蜡烛,显得格外悲凉。

我本是灵鹫仙山第一修士,也是天族钦定的未来天妃。

可只因胞妹的出现,被魂石测出她才是青莲转世。

于是我便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浊莲魔胎。

本该众星捧月的日子,如今被毁得彻底。

我倒在血泊之中,四肢无法动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我听见了牢门铁链打开的声音。

啊……我失声惨叫。

鞭子猛抽在我已经结了痂的背上,剧痛袭来。

我抬头,绝望看向站在我身前,那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仙人锦云州。

父亲,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,为何你要这样对我?

我撕开干裂的嘴唇,沙哑着声音问道。

还在娘胎时,你就吸走了原本属于你妹妹的养分,让她从小身体羸弱。

她可是青莲转世,若不是各长老精心养护,根本活不下去。

你就是个贪婪的魔鬼,不可一世的浊莲魔胎,你就该死…… 锦云州狠厉地看着我,紧紧捏着鞭子,一下又一下地抽着我已经皮开肉绽的身体,如同我做了什么天大的恶事。

我忍着剧痛,恳求地看着他: 我手脚筋脉都被你们割断,如今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父亲,念在我从未做过恶事,求求你,饶了我吧!

他转过身去,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,冷哼道: 柔儿这几年在外受尽苦头,而你这些年却享尽了荣华富贵。

如今她病重,只是要你还她一根仙骨而已,算是便宜你了。

可你竟还不愿意,真是个没心没肺的魔胎。

据说,当年天魔之境有一朵双色莲花破土而出,散落人间,投胎成人。

一朵是青莲转世造福世间,另一朵则是浊莲魔胎会毁了万物!

可传说毕竟是传说,传到如今,也只怕是真假掺半。

而我一心沉迷修炼,平生从未做过一件坏事。

难道只因一个传说,只因魂石的检测,就判定我活着是个错误吗?

依偎在锦云州旁边的美丽女子,一身粉衣,脸蛋精致美丽。

她眼含泪珠,拉扯父亲胳膊,娇声说道:父亲,姐姐既不愿意,我们就不要强求她了吧!

锦云州温柔地看着她,却扭头怒视我: 她凭什么不愿意,她的一切都是我给的。

这么多年帮你养着仙根,如今也只是还回来罢了。

柔儿,动手!

心底的寒意冷得我直打颤,原来这么多年来,我只是个养着仙根的容器。

锦柔哽咽应声,拿出怀中的匕首径直朝我走来。

她蹲下来俯视着我,原本娇滴滴的可怜模样,却嘴角勾起阴险地诡笑,还假意呜咽道: 姐姐,对不起了,我是万人敬仰的青莲转世,而你人人得而诛之的浊莲魔胎。

我也是逼不得已,可我得为天人两族负责呢!

2 锦柔使劲捏着我的下巴,迫使我仰头看她。

接着,冰冷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我的眉心,硬生生撬开一个洞。

洞口散发出耀眼的红光。

剧痛袭来,我忍不住地扭动着身体,挣扎大喊。

锦柔皱起眉头,捏着我下巴的手劲不自觉地又狠了几分,不悦道: 锦末,别乱动,我的仙根若是损坏一点,我定饶不了你。

锦云州见状,上前猛地掐住我的脖子,恶劣地吼道: 别乱动乱叫,不就抽你一条仙根而已。

我的柔儿以后还得承受吸纳之痛呢!

比起她,你这点痛,算什么?

我被掐得险些窒息,直到血红色的仙根被他们从我的眉心抽出,才得以猛吸一口气。

仙根分别有白、青、黄三色,灵力依次增强。

然三色之上还有即为少见的红色仙根。

锦柔握着手中的红色仙根流光溢彩,眼神露出几分兴奋之色,转而又带了些许嫉妒: 不愧是仙山第一修士,连仙根都是数一数二的红色。

锦末,你的命还真是好。

锦云州激动地大笑道: 柔儿,再好,也比不过你。

如今这仙根马上就要属于你了。

你现在不仅是灵鹫山灵力第一修士,又马上要同天族成婚。

往后,你才会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天妃。

我无力地瘫软在地,目露凶光,满是不甘。

锦柔瞥到我凶恶的眼神,先是踉跄后退几步,下一秒却又阴笑起来。

接着,她伸手用锋利的指甲将我的眼珠子狠狠地挖了出来: 锦末,你这都快死了,这么漂亮的眼睛可不能浪费了,也一并给我算了。

瞬间,我精致的脸上只剩下两个窟窿不停流着血泪。

呼吸越来越微弱,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低吼道:我锦末,此生就算是化作鬼,也不会放过你们的。

锦柔不屑地狂笑,捧腹说道: 只可惜,你锦末怕是连鬼也做不成了。

等我成了天妃,你就等着被挫骨扬灰吧!

笑声骤停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转头对着锦云州,忧心忡忡: 父亲,红色仙根有很强的灵性,在她体内养了这么久,我怕它不愿纳入我体内,怎么办?

锦云州沉思片刻,信誓旦旦地说道:这还不容易,命人每日取上一些她的心头血,日日滋养,便可助你吸收仙根,也能让你少些苦痛。

以后,每天一日三次,都会有人在我心口处捅上一刀,取出一些心头血。

力道控制的很好,死不了人,又能让人痛不欲生。

七日后,天族凤栾而至,前来灵鹫仙山迎娶锦柔。

那日,百鸟朝凤,仙山修士众人欢呼。

梓夜和锦柔两人穿着同样的红色嫁衣,站在我的面前。

而后,一柄长剑冷冷地刺入我的胸口。

锦末,今生,你我有缘无分,今日一剑送你一程,便当送别礼了。

梓夜声音清冷,令人心底结霜,如坠冰窖。

我终于在那一天,在她成婚的那日,在牢里血尽而亡。

临终之际,我隐隐约约觉得身体变得很轻很轻,随风摇曳,最终飘向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。

没有人知道,此时在魔域深处有一颗紫色莲花正露土而出。

3 当恢复灵识的时候,我已经身处在一座简陋的百草园内。

不同其他熠熠生辉的灵草,我周围种得皆是一堆奇形怪状,样貌丑陋的。

我感知的出,这里是天山医宗脚下。

身着素色布衣的孙婆婆,从一间破败的茅草屋里慢步走出来。

她佝偻着背,面朝阳光。

光辉洒在她布满褶皱的脸上,显得她格外慈祥。

接着,她取下垂在屋檐边的金色水瓢,提着水桶,精心浇灌着每一株灵草。

这么多年,每次浇到我这一片时,她总会说着同一番话: 世人嫌恶你们,但你们于我而言,皆是最珍贵的。

孙婆婆对我也是格外照顾,总是会特意拿出一个琉璃瓶浇灌我,声音低沉道: 小紫莲,当年我从魔域将你带回后,日日用天山露水浇灌你。

如今也已经百年有余了。

可你啊,最是调皮,只喝不长,总还是老样子。

我都这个岁数了,也不知还能不能有机会看着你长大。

不过你放心,婆婆有生之年,定会护你周全。

浇灌事毕,孙婆婆悠悠地提着水桶回屋。

但她好像真的像是年纪大了,将琉璃瓶遗忘在这里。

倾斜的琉璃瓶还在不断渗出露水。

露水气息清新脱俗,我忍不住用土壤里的根茎贪婪地吮吸。

夕阳时分,头顶上层层乌云笼罩,缓缓遮住太阳余辉。

我体内似乎多了一道气体流转,周身灵草皆被我吸食枯萎。

而后根茎幻化成了圆溜溜手脚,蹒跚而起。

体内流转的黑气让我感受到,如今虽无灵根,可我亦能修行。

哎哟哟,真神奇。

我们小紫莲要么百年不长一寸,要么摇身一变变成个漂亮小姑娘了。

孙婆婆悄然出现在我身后,抱着我啧啧感叹。

阿狗,以后有人陪你玩了。

从灵草里钻出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,嗷嗷直叫。

只过短短几日,我便已长成少女模样。

当我跪拜孙婆婆,以谢养护之恩时, 她却侧身躲开,调侃道:你可别拜我,会折寿的。

我宛然一笑。

平时我以吸食黑气转化成灵力,但因没有仙根,容易被魔气吞噬,走火入魔。

所以孙婆婆经常会带我去天山泡山泉,洗涤魔气。

阿狗也会经常叼来各种各样的野果子给我品尝。

孙婆婆知道我眼睛畏光,还特意取了一条黑绫给我缠在眼睛上。

有天,她粗糙的手指轻轻摸着我眉心的刀伤,第一次对着我皱起眉头,心疼道:这伤一定很痛吧?

我一愣,心中泛起丝丝暖意。

前世,我受尽亲人凌辱; 今生,却在毫无血缘之人身上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我咧嘴,故作天真无邪地样子,淡淡笑道:婆婆,没事,现在已经不痛了。

她轻抚着我的下巴,布满褶皱的眼睛满是柔软地看着我。

接着手在我额间一挥,轻轻笑道:好啦,这下我们小紫更漂亮了。

我低头看向水中的倒影,发现原先眉心的刀疤如今竟变成了红色莲花印痕,如火如花,美颜夺目。

阿狗也见状不停的转圈,摇尾巴。

孙婆婆继续拿着金色水瓢帮我浇着后背,娓娓说道: 小紫以前定然受了很多苦难,不过别怕,如今孙婆婆来疼你。

我们小紫只管做你想做的事,难得幻化成人,开心就好了。

不论世人如何恶意揣度,你自己的命,你说了才算。

或一念成佛,或一念成魔。

闻声,我鼻尖一阵酸涩,但心中却充满暖意。

4 天族来到药草园时,孙婆婆和我,还有阿狗正在给药草园的灵草浇水。

天族尤希,奉天妃之命,前来取灵草。

如今天妃在灵鹫仙山修炼,需灵草助她飞升。

成功后,孙婆婆你小小医宗可要发达了。

孙婆婆冷哼一声,漠然道:我这些灵草可没法助她飞升上神,别浪费我这些宝贝,不给不给。

尤希没有想到孙婆婆会拒绝,顿时扭曲了脸。

他拔剑而出,愤怒横扫离他最近的几株灵草:区区老太婆胆敢忤逆天妃?!

信不信我毁了你这药园。

闻声,阿狗立马挡在孙婆婆和我的面前,他龇着牙,凶恶地冲尤希吼道。

而我心中恼怒,一缕缕黑气正透过黑绫幽幽散出。

尤希这才将目光落在我身上,片刻后,他冷笑道:你这女仆童到是灵力不错,若能将她献给天妃,必能有重赏。

说罢,强烈的剑气冲着而我。

我准备接招,但孙婆婆却将我推向一旁,低吼道:休想。

我眼前只见鲜血喷涌而出,模糊了眼睛。

尤希的长剑猛地刺进了孙婆婆的胸口。

我愣了神,只见她在我面前缓缓倒下,脑海一片空白,心像是被什么猛地揪住。

阿狗一跃而起,狠狠咬住了尤希的手腕。

孙婆婆奄奄一息地看着我,虚弱地说道: 小紫,婆婆算到自己会有此一劫,如今算是应劫了。

你切勿乱来心智,容易走火入魔。

她看着我微微颤抖的身体,又继续淡淡说道:小紫.......莫要伤心,聚散终有时。

只是婆婆不能再护着你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。

记得开心就好。

看着婆婆紧闭的双眸,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是泪目。

尤希猛地将阿狗甩到墙上,又转头看向我,肆意笑道:女仆童,乖乖跟我会仙山献祭,不然的话..... 我眼神狠厉地盯着他,心中怒火化成团团黑气。

光亮的药草园瞬间乌天黑地,狂风肆卷。

魔域鬼界已被封印万年,我从没见过这么强的黑气,你......你到底是谁?!

尤希满脸骇然,见状连连后退。

我抬手一挥,黑气化成一只只野兽从四面八方冲向他。

他慌忙逃窜,却还是躲闪不及,瞬间被黑气包围,堵住了去路。

无数只黑色的野兽蜂拥而上,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惨叫,尤希最终化为一滩血水。

乌云渐渐散去,一缕阳光从缝中漏出,照应在婆婆身上,显得那么安详。

我将她埋在了百草里,好让百草同她作伴。

接着我拿起她的琉璃瓶,仰头一口一口地喝掉里面的露水,那是她清晨亲自为我集的。

药草园里,随风摆动的灵草们也似乎比往常垂了几分。

我眼神犀利地目视着灵鹫仙山方向,淡淡地对着阿狗和百草说道:你们先替我陪着婆婆,等我回来!

魔族被封,天族统领世间万年,可他们没有造福万物,而是愈发霸道蛮横,同以前的魔族相比,只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既然你们让我不得安宁,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浊莲魔胎。

我嘴角扬起嗜血的冷笑,朝着云雾缭绕的仙山踏莲而起。

小说《父亲抽我仙根后,我入魔屠宗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